区块链如何成为信用社会的超级入口?

区块链如何成为信用社会的超级入口?_sosobtc_图1


我们在整个生产力发展的过程当中,我们需要为信任做大量的买单,也就是说不管技术怎么发达,还是会有根深蒂固的人类协作问题和信任问题,深层次的我们没有办法去解决,或者我们解决信任问题的成本过于高昂。


区块链技术的出现,可以将人类社会中的各种合作和协调问题代入到区块链的世界里,纳入数字化的博弈过程,由此大大增加信息的透明度。区块链如何成为信用社会的超级入口呢?


本文节选自劫波科技创始人兼CEO李凯龙先生在《精通区块链》公开课第4期的分享。了解更多公开课内容,可添加小钛微信号(taitanbai0)


以下是链得得编辑整理的本期公开课全文实录:


一、数字社会是如何形成的?


首先我们来讲数字社会,所谓数字社会,这个词的提法其实也不是第一天了,早从1946年第一台计算机开始,包括69年互联网诞生,在很长的时间里一直在讲这个词。随后的80年代、90年代,2000年互联网的发展也都在不停的提数字社会,我在想为什么一直在提数字社会这个说法呢?


因为数字是人类社会目前掌握的能够沟通最高效、互相之间折损最少的一种沟通方式。我们知道科学技术也是在近一百多年有了一个爆发性的发展,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社会经济发展的加速,整个人类社会也在发展、加速的过程中往前走,在这个过程中,数字在里面扮演的价值就会越来越高。


怎么理解呢?比如说为什么我们有计算机?为什么有互联网?为什么要把数字放到传递上去?要把信息做这样一个传递?都是因为随着经济的发展、人类社会的发展,我们需要把数字抓出来,用它这样的一种表达方式去表达。我们如果说在农业社会或者是工业社会,那时候虽然很早就有数学,但是我们当时的经济发展过程中并不需要把数字广泛的嵌入进来,所以首先我们讲的是数字的问题。


我们现在经常也会讲很多的技术,说大数据,AI,区块链,包括互联网等等,这些大家都讲得非常热,那为什么讲这些事情,我们想这几个是数字世界最重要的几个模块,也是说我们整个底层的基础设施,现在在科学界,包括我们的大数据,AI在拼命的往前奔跑,我们也知道AI在这些年,包括数据模型有很多很多,但是我们知道在数字世界走到今天的时候,似乎会有一些乏力,什么意思?就是我们在进行数字的交换和进行数字沟通的过程当中,我们发现其实并没有那么的顺畅,怎么来理解这个问题?


互联网其实在数字世界上扮演了非常大的一个角色,实际上它通过信息的拉通,通过信息的平权,分布式的网络等等,实际上帮助我们把数字社会往前走了非常大的一步,这是互联网对我们带来的价值。


二、区块链是降低信任成本的希望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事实上也遇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在传递价值的时候发现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人和人之间的信任问题,我们一直非常难以去解决。我们如何来完成这样的一个协作、一个信任的问题?我们在整个生产力发展的过程当中,我们需要为信任做大量的买单,也就是说不管技术怎么发达,还是会有根深蒂固的人类协作问题和信任问题,深层次的我们没有办法去解决,或者我们解决信任问题的成本过于高昂。


所以我们说区块链会成为一个信任社会的超级入口,区块链可以作为信任社会底层的基础设施,因为有了信任我们就可以进一步降低交易的成本、提高效能、增加更大范围的协作。区块链作为数字技术的一种,最重要的特点就是提供了一个低成本、高效达成信任的工具,在这之前,包括我们刚刚谈到这些技术,虽然它也有这样的一个成份,但是它并不完全具备一个信任工具的作用,接下来我来解释。


三、分布与共识遵循能量守恒定律


我们知道人类其实存在以来,一直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个体和群体,或者可以说是我们所有人文学科甚至所有社会关系、经济关系在解决的一个核心问题。


为了解决个体和群体的利益我们创建了大大小小的组织,大到国家、公司,小到业委会、同学会等等,组织就是群体的一种有机的结合,由于这些组织往往具备某方面的专业能力,所以我们会让他们代替做一些决策,这样就可以更加高效,但是我们又不能保证他们时时刻刻和我们的利益保持一致。


我们可以举一个小的例子,比如说在线旅游预定网站,你去搜索附近的酒店,它可能会给你推荐它可以拿了更多回扣的店,但事实上酒店的性价比并没有那么高。


这是由于你没有办法自己去做一个周边信息的收集和决策,所以你预定酒店,就需要信任一个所谓的组织,比如一个旅游的预定网站,但是因为它也有自己盈利诉求,比如在前期因为通过融资烧了很多钱,到后期他要取得更多的盈利,所以在中后期迫于投资人或者是市场的压力也好,他会不自觉的有一种内生力量提升产品的售价,这样就会损害我们个体和用户的利益。


可以我刚刚举例的这几个点,在我们日常生活当中非常常见,这也是说我们个体和群体之间这样一个协作的问题,这个事情我们可以从宏观角度分析一下。我们知道有一个热力学第一定律,就是叫能量守恒,能量从一个传递到另一个,它本身是守恒的。


由于能量是守恒的,从整个宇宙的角度来说,其实它会有一个收敛、一个发散的过程,而且永远是在这个过程中交替进行的,当这个能量蓄积到一定程度后,它就会有一个扩张的诉求,所以就会发散,发散完了后它能量不够又想聚集回来,这时候就会收敛,所以它是在发散和收敛当中不停的交替。


我们回到人类群体的角度,我们抽象出了两个词:一个是分布,一个是共识。


分布可以对应发散,共识可以对应收敛。在同一时间,个体和群体之间的社会资源或者是经济资源,是不可能达成两边完全和谐的一个状态,所以总是会此消彼长。


《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曾经描述过这个情况,包括在商业当中也一样的,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因为个体和群体之间不够信任,所以经常会出现偏向,后来我们就想出一个什么方法呢?


为了监督这些群体组织,或者说为了达成信任,让用户能够放心的购买公司的产品,我们就专门创设了这一类组织:中介。核心就是帮我们解决信任问题,包括价格审核、质量监控,其中包括现代社会的银行、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等,本身都是为了解决信任问题存在的,比如说银行转帐,我们会向银行支付各种各样的手续费,也是我们为信任问题付出的一个成本。


四、区块链如何做到分布与共识的统一?


到最后我们发现,我们一直想办法用各种方法解决信任问题,因为这个信任问题的解决,会感觉它有一个边界,走到这个边界的时候,它又会退回去,比如从分布到共识,共识又退回分布。分布和共识之间是存在一种矛盾的,所以我们就会思考,有没有一种机制能够把这件事情统一起来,这样的话个体和群体就不会产生这么激烈的冲突,我们也不再需要付高额的成本给信任或者是中介机构。


其实在这里区块链的核心就是我们对于信任的成本能不能再低一些。我们可以用博弈论来理解区块链,它就是一个让组织规则透明、避免黑箱操作的工具。既然我们觉得没有一个中心化或者是一个终极的机制来提高信任。那我们设想,可不可以直接定义一个开放、透明、机械化、数字化运转的规则,所有人都需要按照规则来,激励直接分给每个人。


其实我们设想的这个机制,很难达到这两者的统一,不论是分布和共识,或者是个体和群体,是没有办法完全统一的,只能在一个小范围之内达到一个阶段性的统一。那有没有一个大范围、长时间解决信任问题的一个方式呢?我们认为区块链就是一种可能性。或者说区块链在以比特币数字化共识的过程中,通过一些机械化、一些工程上的设计能部分解决这个问题。


怎么来理解这个事?因为今天我们不把技术扩展来讲,核心来讲就是说,在现实生活当中,你会受到很多的比如说为了达成信任,你可能需要更多的信息公开透明,等等这些,但是这些状态在现实社会和物理世界当中很难完备具备,这时候区块链最早的应用比特币它就做到了这个事情,怎么做到的?


结论上它让分布和共识达到了统一,虽然这个统一我们要打个双引号,它并没有改变我们刚刚提到的宇宙的收敛和发散规律,但是它可能在更大范围内让这个事情成为现实,它不需要所有人都达成共识,51%的共识,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同时它可以接受一个不完美,也就是说真的要达到所有的人都能够有一个统一的结论是非常非常难的,那有没有可能做一些数学上和工程上的取舍呢?所以这就是区块链世界在解决的一些核心的问题。


那么通过这样的一个取舍,区块链事实上就做到了一个分布与共识之间所谓的一个统一,或者把这个统一的边界往前走了很大一步。所以我们现在说区块链,对它有很大期盼的原因是因为,它确实是在一些场景上包括比特币、以太坊等,它做到了这个事情。


所以,我们会想,区块链既然已经在一个非常小的空间和数字世界上,小范围的把这个事情做成了,如果我们能够把它的内核抓出来,应用于更多的GAP、生态、物理世界上,是不是能够帮助我们解决信任问题呢?降低信任成本、解决产权问题、社会规范、法律机制等等。


区块链可以让法律合同更加具有威慑力,举个法律的例子,所谓智能合约,它可以规定对到期不还款的借款人实施惩罚,而在之前没有区块链的时候,真的到惩罚环节的时候你可能要面临法院的起诉、调查,包括如果借款人没有现金赔偿,法院还要做各种清单财产,通过变卖抵押物等等。


这时候如果说你能够把这个数字化的、机械化的方式用于智能化的数字合约的话,如果出现到期未还款的情况,系统就可以直接从出借人的帐户里扣钱,或者马上实施一个抵押物的拍卖等等。这样的话对作恶一方的威慑效果就大大增加了,在这个环境当中,整个信任就可以达成,整个达成交易的成本也是大大降低了,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意思。


对于区块链技术我们最后再说一个小点,核心是我们认为区块链是通过数字的方式加强了个体和群体之间的协调信任,我们把区块链技术的内核归结为五点:


第一,开源和开放;第二,不可篡改;第三,加密;第四,激励和协调预期;第五,P2P的传输网络。


第一、开源和开放指的是所有的信息是公开的,不然双方没有办法互相信任,所谓的博弈论讲的这种信息公开透明的环境。但这个事情其实在互联网上已经有实现的,比如开源社区,包括安卓、谷歌的一些生态开源的软件。


第二、那区块链跟它们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呢?不可篡改。由于篡改的难度极大,导致篡改的可能性极低。为什么呢?还是我们刚才说的51%。如果在一个房间里面,大家一起跟你干坏事,你要一个一个去问,干了坏事一下被大家抓出去你就玩完了;如果大家一起干好事,比如挖矿或者解迷题,做哈希运算等等,最后还有奖励,其实通过这样一个机制大家到最后觉得我干好事的成本更低好处更大,我就不干坏事了,所以通过这样一个机制来往前走。


另外两个一个是加密,一个是激励和协调预期,我们先讲激励和协调预期。我们来说说token,它最早是从以太坊的智能合约里意识自身的价值。token是一个数字化激励的技术,大家可以把每一个东西分到。


协调预期大概意思就是在一个联盟链的场景,核心间没有利益冲突,我们俩都想把这个事给干好,你不需要给我钱,你也不需要给我发奖状这个事我就可以跟你一起干,核心你要跟我讲清楚你想干嘛,讲清楚我想干嘛,你把预期协调好了我跟你一起,大家一起拔河往一起使,我们说联盟链的场景不需要token,这也是大家经常在讨论说有币无币等等,核心从这个地方来推断,就是大家之间到底有利益冲突的关系还是没有利益冲突的关系,不管是激励和协调预期都是把这样一个好处给到个人。


另外一个就是加密。区块链很重要的一个点是密码学,这一点与互联网有很多的区别,例如我们要登陆密码,有时候要接受验证短信等等,区块链加密的核心区别在哪儿,我们可以这么去理解,你不需要去跑到一个中心化的平台,把密码留给他。不管是说这个中心化的平台本身要作恶也好,还是他可能一个中心化的平台他集中数据有可能遭到黑客去攻击,可能性比较大等等各种原因,反正就是说最后这个密码,不在你这儿,就是有除了你以外还有其他人,可以把他攻破,或者你需要去信任一个所谓的中心化的组织。


区块链的加密有很多种,最核心的几点:第一、所谓的数字签名你要自己签,签了以后你要认这个事才答应;第二、帐户其实大家都知道,所谓的非对称密码,核心就是私钥是你自己保管的,他不联网,公钥代表你的身份,私钥你自己保管,这样非对称密码的机制保证了你安全系数会非常非常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大家有没有想过大家会有什么,用户会有什么意愿,大家觉得我去参与到交易,参与到系统当中,我有可能保护好我自己利益的安全感会更高,那么我就更愿意参与交易,所以以上五个技术加起来共同构成了我们说区块链可以让分布和共识达到相当大范围上的统一,他们统一以后会达成什么。


统一了以后就会达成信任,我们并不是说互联网没有信任,也不是说工业时代没有信任,而是整个我们应该很多人看过KK的失控,说整个人类社会往更多的所谓的分布式的方向发展,互联网在往前发展,发展到现在来讲的话,我们想有一个新的技术,很多区块链我们说,有人说区块链颠覆互联网,其实所有的架构现在基本上都写在TCPIP传输层和应用层上面,其实他本身现在是互联网当中上面搭建起来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当然他又跟互联网很多不同的点,包括我刚刚说的加密和不可篡改。


五、U型信任经济曲线


我们整个社会在区块链技术的保证上,会往更深层次的信任,就是往更低成本信任的方向发展,这就是我们推导出来核心的第一个结论,我们觉得区块链最核心的会带来的是一个信任经济,所以我们叫做U型信任经济曲线。


U型这个形状其实很有意思,有很多学科里面都会用到U型,比如说心理学。区块链的信任经济U型曲线是什么意思?现在大家都在diss区块链低性能、效率不高、达成共识很慢、耗费能源、扩展性不强等等,所以它的整体会呈现一个U型的发展,就是怎么理解。


在一个经济体上用区块链你会发现,本来出个帐挺快的,但用比特币钱包付个帐很慢,达成一次共识交易,每十分钟才能挖矿等等,大家没有办法接受。


这是我们说的左半部分,那为什么会出现右半部分呢?是因为区块链已经拿到更多人的信任,因为每个人感觉我隐私受到了保护,得到了激励,我的数据放到链上后,没有一个巨头可以随便改我的内容,也没有一个坏人容易进来攻击我等等,我去信任的成本和心理上压力会降低了,所以我会更有意愿。但是同样这上面会涉及到很多经济学的问题,比如股权等重新怎么分配等等问题,区块链会给整个经济学上带来非常重大的变化,我们认为这个变化会随着U型曲线往上走。


现在整个区块链行业,区块链更像是一个入口、一个信任底层的基础设施,区块链本身在我个人来看更多是来负责搭台的,而不是唱戏的。很多人认为区块链跟互联网很像,那它和互联网不像的地方是什么呢?


第一、区块链将更多的利益分出去了,互联网本身更像是一个纯粹的技术属性,区块链和互联网很大的一个不同点就是利益分布;


第二、区块链统一的效能边界可能会更多;


第三、还有一个很核心的区别是,我们认为区块链是生产关系,是因为它能够完整的完成一套制度设计,包括经济体系、模型、运转、用户、流量等等。在互联网时代,我们发现区块链在资本市场等各个领域都能用到,我们看到现在进入区块链的人有非常多,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人在这个行业里面,大家还在坚守,大家对它有这样的一个信任。


但是我个人认为区块链现在还处于U型曲线的左半部分还没有到底,当然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


六、区块链如何改变组织形态?


区块链跟之前的技术有很大的不同,我们刚刚讲了分布与共识是两个核心,最终是达成信任。所以我们第二个模型叫做自主分布+协同共识,全称叫做自主分布+协同共识的网格组织模型。


我们举个日常的例子来理解,我们知道很多人都在公司工作过,我们来讲未来组织会更像一个什么样的形态呢?我们刚刚讲的区块链的核心技术,如果去推动它会有一个什么样的联系。


我们在公司工作过的人都知道说,很多公司都是老板说了算,所有下面的人都属于是群体,如果企业的委员会或者是总裁办作出的决策算共识的话,那么下面每个员工或者说每个小组织可能更像是分布。


共识如果太分布就没什么动力,都是老板说了算,这种情况好处就是,效率高、中心化,不好的地方,可能是动能不足。我们说如果是非常偏垂直化管理的这种情况,包括我们知道流水线生产等等这些东西,其实本质上就是把这种共识标准化、军事化、流程化做到了一个极致,当然它也有两面性。


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分布,不是说整个高层完全说了算,我把各种决策尤其是一些日常决策交给下面,让他们去做决策,高层可能最后控一个风险,包括腾讯、阿里、亚马逊等等大互联网公司,其实本质上在组织上都做了一个非常好的改进,就是分布式。比如说腾讯,各个产品部门,自己能够去有更多的创新、设计等等。


这样也有坏处,如果后期遇到一些问题,力量集中的时候,可能会发现一下子集中不起来,这时候就比较考验企业。整体来说互联网有很大的发展就是因为把日常决策的利益分出去,分布式的往前走,这是互联网相比之前工业社会一个非常大的改进。


那么我们说什么叫网格组织呢?我们刚刚说了有分布、有共识,未来区块链技术可以把分布和共识更好的黏合在一起,大家也能想象到了它就是一个网格。我记得之前跟一些业界的专家也讨论过,再技术上来说确实会有一个讲法,我们所谓的气态组织,我们都会觉得区块链会带来更加高效流通的、安全的、更能协调好个体和群体的日常信息跟进和决策。


互相之间的协同性会变得更好。拿一个围棋格子举例,它有很多很多格子,如果你中间的某一个格子能够做好,它就是所谓的核心,那你能不能一点点的扩展,最后把整个格子都占满,这样的话,我们就形成了一个网格的组织。这样的组织会达到什么样的一个效果呢?


网格组织,让信息更畅通,利益更加打通以后,决策层之间能够形成一个更好的协调关系,事实上,我们看现在没有区块链的时候,现在很多公募基金公司都在做工作室。


工作室,不像是吃大锅饭放到一起研究和投资的团队,而是团队自己自负盈亏。这时候公募基金公司提供了一个中台的保证,我们现在讲所谓的中台,数据中台很大情况下就是这样一个情况:就是前台像一个网格,中台做一些数字化的风险管控支持,这样你进可攻退可守,可以形成更加畅通的一个情况。


当然现在很多区块链项目还存在很多问题,就是往前迭代。我想未来如果区块链的技术能够更多的去应用于组织的流程和数据的再造过程当中,可能会发挥更好的价值,所以第二个点我们把它称之为网格组织。


互动问答环节:


问题1:您认为区块链是否可以用技术的手段,消灭人类社会中的很多零和游戏类的博弈?从而让社会更公平、合理?


李凯龙:我觉得首先大家想去消灭这些零和博奕,想去让社会更公平、更合理的方式,其实大家一直都在寻找。大家现在其实就在想说,区块链是不是非常的与众不同,他能够一下子解决这些问题。


这个梳理的点也很多,包括很多如果是从事程序员代码开发的同学,其实会更加清楚的就是说我们知道其实区块链本身它也没有一个,我们一直在追求完美嘛,所谓的能够更公平,完全合理,其实区块链本身也是通过一定的妥协来实现一个所谓的博奕的公平也好,或者说性价比更高,性能更高也好,他本身也不是完美的东西,或者我们认为没有完美的技术,人类并不掌握一个完美的技术,稍微先讲两句宽一点的话。


所以说在这个角度上,我们可以这么说,就是它是否能够消灭人类的很多零和游戏类的博奕,我们认为很多场景如果他一个劲的往前做他是可以做到的,所以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但是你说他能够完全消灭吗?我个人认为区块链是数字世界,就是我们说数字世界其实讲了很多了。


今天在聊的时候也在讲,但是区块链跟之前还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说,我们说区块链有一个完整的、自成体系的一套系统,所以他是一个以数字世界为始的这样一个技术,就是之前的很多技术,他其实就是说,还是物理世界先来,数字世界的世界镜像跟上来,区块链是从物理世界我向数字世界往物理世界来看的这样一个技术,我就不展开讲这里面的原因,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所以说这样的一个技术上,他其实是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也可以让社会更加公平和合理,但是你说区块链是不是最后一个呢?


我刚刚说的是,他是这个事件开始的一个入口,但是我觉得他不是最后一个,可能还会我们想象不到的一些技术再往前走,但是我觉得说,为什么说包括我自己,我也蛮多朋友同事大家都在从事区块链,大家看中这个事情是很长的周期,至少比如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乃至更长的时间他可以去来带动我们达到高总您刚刚说的这个点,我们对他还是非常具有信心的,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想法,谢谢。


问题2:您觉得目前很多种共识机制,哪种共识机制运用博弈论的理论最好,更具公平、合理性呢?


李凯龙:我觉得这个问题我个人的观点还比较明确,如果说博奕用得更好,更公平、合理的话,肯定是POW,POW是一个从各个角度来讲,公平性,安全性更高的一个共识机制,而且从比特币上也做了验证,当然它会有很多的问题,包括效率低等等,当然这也是它所谓不可能三角谈得比较多。


但是我个人有个想法就是这个不可能三角到最后,整个三角形的面积会往外走,到底是,所以那个时候他能够把一些问题框到三角形里面了,所以那个时候到底这个三角是不是那么重要,可能我们会有一些新的看法。


反正我个人是比较推崇我认为POW作为公平性来讲是最好的,当然在有些场景下你说用POS也好,DPOS也好,这个要看什么样的场景,这些场景是不是对公平性、安全性的追求没有那么高,或者你对效能的追求没有办法去放弃的等等,在这种角度来讲他效率可能会更好一些。谢谢。


问题3:5G技术和区块链技术结合的可能性有多大? 在接下来万物互联数字孪生城市应用中是否能够突破?


李凯龙:我觉得可以结合,又得推荐一个视频,其实我觉得高晓松老师就是阿里巴巴文娱的主席我记得,高晓松老师有一个在清华的演讲,关于5G和区块链的我觉得当然他是从文娱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其实很多点讲得蛮好的,我可以简单说一下我自己个人的看法。


5G首先他肯定会把原来的,我们讲TCPIP也好,讲什么区块链应用层传输层反正有各种分类,核心其实就是说,到底底层占多大的比重,app层,就是我们熟悉app这一套他占多大的比重等等。


5G核心的点就是他从这个底层这块来讲,他整个把把效能,把能量释放了,所以当时高晓松老师在那里面讲说,他觉得有了5G出来以后,他的结论是运营商,就是做中间的数字中台的转发平台会非常强,app会变得非常非常少,大家不需要那么多app,这是5G的一个点,然后区块链反正大家都更熟了,所谓防篡改,所谓的溯源,所谓等等这种,隐私等等。


5G我们把他放到城市的场景上也是一样的,我们如果把城市上的每一个建筑物或者每一个场景看作一个app,其实是一样的,所谓的产品经理就是互联网这些做app的产品经理是什么,就是把物理世界看到的东西放到数字世界上把它构想出来,这就是产品。


包括我们说张小龙做的微信,他把大家日常的需求用一个数字的东西把它做出来,让这个需求更迅捷的得到满足,所以如果放到城市上的应用上来讲,就是前面的app更小更灵动,中间由于你赋能的能力5G的能力更强了,他可以很快的做一个变换,跟我包括之前讲的网格的组织想法是一样,你有一个很强的中台或者很强的东西,5G就是这个能量。


我们刚刚说不可能三角,这个讲得比较多,我说这个三角不可能三角的问题是你看你的问题被整个三角给困住了,如果我们说所谓不可能三角如果他的面积去增加,我们都学过几何,增加十倍二十倍一百倍两百倍,你整个疑难问题碰不到三角的边界,你根本就不碰到,那你就解决了,我们觉得其实人类目前没有说哪个问题是终局有正确答案。


只不过你会走着走着,我们看素数分解,我们说前段时间黎曼猜想不就是你走着走着发现原来的理论又不对了,这个三角是不停往前扩的,我们只是没有找到扩开的方式,区块链来讲,5G是其中很重要很重要的方式,我觉得他可以帮区块链做很多的助力,这是我个人的想法,谢谢。